晴丝暖

男神x你标签常驻居民。
“亲一下就放行。”

我要睡觉了,帮我关一下月亮。

【凹凸乙女修罗场】“化在温柔里”



*学院paro

*修罗场、宠溺、瘾

*“没有人能抗拒温柔。别犹疑了,乖乖对这种力量臣服吧。”




【嘉德罗斯】


如果他是王,那你就是他的休憩时温软的宝座、抚慰于头顶的王冠、荣光加身的华服。反正,你一定是他的东西。


被你宠得越加无法无天的嘉德罗斯恐怕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对你的占有欲。


这个包揽了年级前十的重点班现在是自习课。大佬们都没什么自觉性,卡米尔甚至破解了校园网供雷狮查看飞船资讯。网页直接投射在大屏幕上,大部分同学都在看船看人,注意力看起来十分集中。


而小霸王坐在你的怀里。


他松散的样子像是正在晒太阳,可你又觉得他好像紧张得很。应该说是某种烦躁,导致气氛都十分压抑。


嘉德罗斯快烦死了。


那些人看你的样子,不就跟他还没能接近到你时看你的样子一样吗。


你又不可小觑的实力下是从不生气的温柔性格。独立,漂亮,干净。等他觉得对你越来越在意时,才发现暗地里喜欢你又不敢唐突你的人已经有很多了。


那种觊觎的目光……简直是找死。





【雷狮】


“温柔也是有力量的。”


这仿佛是哪位贵族女士引诱他那位太子哥哥时说过的话。


雷狮很少跟你有交集。他一边觉得你就像水一样没意思,一边也给你回应些许在漫不经心里漏下来的温柔。


等价交换。


雷狮是这样认为的。


卡米尔雷狮破解校园网的事被老师发现了。主要是他们本来就没打算隐藏。


几乎没有老师提起这件事,但物理老师不太识相。卡米尔是他的得意门生,老师愤愤地认为这位哥哥带坏了堂弟。


于是物理老师在课上当众怒斥了雷狮,言语间提及要找雷狮以及卡米尔的家长引起重视。大概是想到家长会从来见不到雷狮和卡米尔的父母,讽刺了几句。


雷狮倒是神情自在,脸上还挂着无所谓的笑容,颇有几分看小丑的样子,甚至安抚地拍了拍卡米尔的肩。


班上没有人出声,可能是害怕,也可能是在看好戏。


只有你一开始举手示意,得不到回应后干脆无视同学们担心的目光,站了起来。


雷狮卡米尔从来不提起自己的家世,甚至不经常回家,和家里的关系可能很僵硬,但身为老师不该对此进行讽刺。


这是一场漂亮的反击。


你就像张开了刺的玫瑰,周身散发着凌然的光彩,逻辑紧密又道德正确,三言两语把老师堵得哑口无言。


雷狮撑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你。

原来水也是会烫人的。


小猫……伸爪子了。






【安迷修】


安迷修听见过你和凯莉的谈话。


凯莉帮你往热牛奶里放了颗草莓糖,看着你拿着勺子漫不经心的搅拌。


凯莉说帮你把牛奶热好的安迷修真是一言难尽,不知道送牛奶的格瑞看了作何想法。安迷修这样的男生早该灭绝了才对。

“他倒霉的时候你可别被拖累进去。”


你却停了手,认真地说像安迷修这样的男生真的不多见了。你说——

“他应该感到自豪。”


啊……骑士要是有唯一守护着的公主的话,就是小姐这个样子吧。


是连安迷修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幻想。


遇见你之前他以为他会对所有女性一视同仁,遇见你之后他所有对公主的幻想像被唤醒了,全部都是你。


而现在……小姐居然在帮雷狮说话!

善良的小姐肯定是恶党被骗了!

……不可原谅!





【暗流】


自从某节物理课以后,嘉德罗斯就把你看得更紧了,已经到了恨不得给你后背打上“王的渣渣”大标签的程度。


雷狮和你的接触好像多了起来。原本你并没有察觉到这样的变化,因为雷狮的接近实在是太过自然。


只是安迷修一向警惕雷狮,只要雷狮稍一靠近,安迷修就以不容拒绝的姿态挡在你面前。


雷狮:“我找她问问这个议论文怎么写,我好好学习你也要拦?”


安迷修:“请你问别人吧,我绝对不允许你接近小姐!”


雷狮:“可是我觉得这个题目,她来讲解比较好。就像她当时对物理老师说的一样……”


安迷修:“我不允许你再欺骗小姐了!”


……


身为三好学生的你十分不解地问身为学习委员兼纪律委员的格瑞。


为什么我身边的学习氛围变得这么奇怪???




——

凯莉:长点心吧姐妹,什么时候正常过。






【凹凸乙女修罗场】“不愿让你看见的黑暗”




*占有欲、黑化、执念


*私设你是雷狮的妹妹,所以有骨科成分 *大型ooc现场



【安迷修】


        安迷修见到你就收了剑,等元力武器完全化去后,一手放在心口向你鞠躬。


         “小姐,早上好。”


        他干净的声音给你送来了一个清晨,你弯了眼睛:“早上好呀安迷修。”


        他保持着这个虔诚的姿势,用刚刚放在心口的手握住你的手指吻了吻。他几乎要忍不住要去摩挲,指节都微微发颤。


        一触即离,仿佛这是一个平常的礼节。也没有让你注意到他激动得快要烧起来的手指。双剑比单剑要难掌控得多,他执剑的手一向很稳,安迷修当然是正直的骑士,不能被你察觉他对你过多而且扭曲的渴求。


        你看着他俯身,垂下头亲吻你的手指时,发丝间露出来的耳朵尖都发了红。


        即使这样也要坚持骑士礼节,安迷修可真是宝藏啊。你还没来得及多加感慨,就听到了卡米尔的声音。


         “大哥,妹妹在这里。但还是不要打架了,她会伤心。”


        你不用回头都能想象到卡米尔转头去看雷狮,大半张脸都埋在围巾里,冷静地劝哥哥不要打架的样子。


      ……

      …… ……


       清澈的碧绿眼睛里蒙了一层晦暗的夜色。 “小姐……跟他们走了吗。”


        你是雷狮海盗团那边的人。可你和恶党完全不是一类人。

        你只是被血缘束缚住了而已。


        因为血缘……你才不得不和恶党们一直混在一起……


        凭什么——!安迷修死死咬牙才抑制住了喉间不平的悲鸣。


        他坚持着他的骑士道,没有人理解他的战争。 他披荆斩棘,一身泥泞,只有你是他的圣月光。


        怎么能放心地把你交给别人?既然大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安迷修握紧了拳头。


        那他必须得一直守护在你的身边才行。




【对峙】


        你虽然是雷狮的妹妹,但是你和卡米尔在雷王星里是一样的处境。默默无闻又独善其身。


        皇族怎么会出这样的人呢?就算是皇女,也会为自己的地位做打算。你的兄妹们都来试探卡米尔和你,可惜他们试探错了。


         你的“默默无闻”完全是因为雷狮太耀眼,而且雷狮把你保护得太好了。


        试探你是不是有野心更是没有意义,雷狮或许喜欢争权夺势,对王位却完全没有兴趣。有一次他甚至把你圈在怀里说过逃出雷王星私奔之类的胡话——至少那时你觉得是胡话。


        你向海盗团走了几步,让他们不会继续靠近安迷修。你觉得在凹凸大赛里,有一种不用自相残杀也可以赢得比赛的方法,所以你不喜欢看到有不必要的争斗。


        而且随着大赛越来越紧张,他们之间也越来越像死守着什么宝贝的野兽,领地意识越来越强,离得这么远你都能感觉得到雷狮绷紧的肌肉。




【雷狮】


        与你相同的血一点点燃起来,口舌蠢蠢欲动,品尝般地念出你的名字。


       ——啊……找到你了。


        “你怎么总是跟别人在一起。”

        他随手轮了轮雷神之锤,语气漫不经心。

         “跟我走。”


        你有种错觉。雷狮喊你跟他走的时候,好像已经背着你在某种阴暗的地方把你的名字咀嚼过千百次,语气熟稔又缱绻,一声就要把你缠绕锁紧似的。


        不过看着他嘴角一提,扛着雷神之锤肆意横行的背影,你又觉得自己太多心,雷狮大概只是喊小弟归队了。


        哎……可是怎么只是喊个人,声音都跟浸在酒里似的低醇撩人啊。 你被海盗团围在中间跟着他走,苦恼地叹了口气。


我试一下


现在的格式是不是


不用隔行符号了


【凹凸乙女修罗场】“不愿让你看见的黑暗”


<br>
<br>
*占有欲、黑化、执念
<br>
*私设你是雷狮的妹妹,所以有骨科成分 *大型ooc现场
<br>
<br>
<br>
<br>
【安迷修】
<br>
<br>
安迷修见到你就收了剑,等元力武器完全化去后,一手放在心口向你鞠躬。
<br>
<br>
“小姐,早上好。”
<br>
<br>
他干净的声音给你送来了一个清晨,你弯了眼睛:“早上好呀安迷修。”
<br>
<br>
他保持着这个虔诚的姿势,用刚刚放在心口的手握住你的手指吻了吻。他几乎要忍不住要去摩挲,指节都微微发颤。
<br>
<br>
一触即离,仿佛这是一个平常的礼节。也没有让你注意到他激动得快要烧起来的手指。双剑比单剑要难掌控得多,他执剑的手一向很稳,安迷修当然是正直的骑士,不能被你察觉他对你过多而且扭曲的渴求。
<br>
<br>
你看着他俯身,垂下头亲吻你的手指时,发丝间露出来的耳朵尖都发了红。
<br>
<br>
即使这样也要坚持骑士礼节,安迷修可真是宝藏啊。你还没来得及多加感慨,就听到了卡米尔的声音。
<br>
<br>
“大哥,妹妹在这里。但还是不要打架了,她会伤心。”
<br>
<br>
你不用回头都能想象到卡米尔转头去看雷狮,大半张脸都埋在围巾里,冷静地劝哥哥不要打架的样子。
<br>
<br>
……
…… ……
<br>
<br>
清澈的碧绿眼睛里蒙了一层晦暗的夜色。 “小姐……跟他们走了吗。”
<br>
<br>
你是雷狮海盗团那边的人。可你和恶党完全不是一类人。
你只是被血缘束缚住了而已。
<br>
<br>
因为血缘……你才不得不和恶党们一直混在一起……
<br>
<br>
凭什么——!安迷修死死咬牙才抑制住了喉间不平的悲鸣。
<br>
<br>
他坚持着他的骑士道,没有人理解他的战争。 他披荆斩棘,一身泥泞,只有你是他的圣月光。
<br>
<br>
怎么能放心地把你交给别人?既然大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安迷修握紧了拳头。
<br>
<br>
那他必须得一直守护在你的身边才行。
<br>
<br>
<br>
<br>
<br>
【对峙】
<br>
<br>
你虽然是雷狮的妹妹,但是你和卡米尔在雷王星里是一样的处境。默默无闻又独善其身。
<br>
<br>
皇族怎么会出这样的人呢?就算是皇女,也会为自己的地位做打算。你的兄妹们都来试探卡米尔和你,可惜他们试探错了。
<br>
<br>
你的“默默无闻”完全是因为雷狮太耀眼,而且雷狮把你保护得太好了。
<br>
<br>
试探你是不是有野心更是没有意义,雷狮或许喜欢争权夺势,对王位却完全没有兴趣。有一次他甚至把你圈在怀里说过逃出雷王星私奔之类的胡话——至少那时你觉得是胡话。
<br>
<br>
你向海盗团走了几步,让他们不会继续靠近安迷修。你觉得在凹凸大赛里,有一种不用自相残杀也可以赢得比赛的方法,所以你不喜欢看到有不必要的争斗。
<br>
<br>
而且随着大赛越来越紧张,他们之间也越来越像死守着什么宝贝的野兽,领地意识越来越强,离得这么远你都能感觉得到雷狮绷紧的肌肉。
<br>
<br>
<br>
<br>
<br>
【雷狮】
<br>
<br>
与你相同的血一点点燃起来,口舌蠢蠢欲动,品尝般地念出你的名字。
<br>
<br>
——啊……找到你了。
<br>
<br>
“你怎么总是跟别人在一起。”
他随手轮了轮雷神之锤,语气漫不经心。
“跟我走。”
<br>
<br>
你有种错觉。雷狮喊你跟他走的时候,好像已经背着你在某种阴暗的地方把你的名字咀嚼过千百次,语气熟稔又缱绻,一声就要把你缠绕锁紧似的。
<br>
<br>
不过看着他嘴角一提,扛着雷神之锤肆意横行的背影,你又觉得自己太多心,雷狮大概只是喊小弟归队了。
<br>
<br>
哎……可是怎么只是喊个人,声音都跟浸在酒里似的低醇撩人啊。 你被海盗团围在中间跟着他走,苦恼地叹了口气。
<br>
<br>

*一个思路

*懒得排版了

*不能盗用




直接设定你是他女朋友,才开始没多久的清纯恋爱吧,那种怀着一腔碳酸似的喜欢和小心思,偏偏又带着粉色害羞压下蠢蠢欲动x

<br>

<br>

他还没告诉你他是蜘蛛侠

你和他一起去参加聚会,参加到一半他就不见了。女生们关心你,但是有男生就故意说,“怎么你男朋友不见了”、“以前他也是这样”、“居然丢下女朋友”

你虽然也很疑惑,但你是个善解人意的小仙女,没有理会挑拨,反而说“他实在不适应聚会,他只适应我”,(“you know, he ……)完美喂了大家狗粮

<br>

<br>

但是聚会结束大家回家时,你就落单得更明显了。

之前挑拨你和peter的男生正要送你回家,他伸出的手一下子被蛛网打在车窗上。

同学们震惊:“Spider Man!”

蜘蛛侠从高处荡过来,声音都带着晃:“hey guy,she is my girl.”

<br>

<br>

(呵,他是不可能这么说的,他鼓起勇气也只敢这样说👇 )

<br>

<br>

“sorry,I need her …… just a little time.”

他并没有落地,力道控制得很好,缠着你的蛛丝轻轻巧巧把你提起来,把你带到高楼天台上。

你闻到淡淡的柑橘甜味。

被迫极限运动后,你好半天才回过神。

这是你第一次亲眼见到蜘蛛侠,虽然是一场莫名其妙的相遇。

你试探着问他是不是遇上了什么麻烦。……虽然你觉得并没有什么麻烦是需要随手抓走一个女孩才能解决的。

他也喘着气,仿佛刚经历一场极速冲刺,紧紧张张地说:“yes……a big trouble.”差点失去女朋友。

不对,带你飞的时候他应该会把你稳稳抱在怀里。

你虽然觉得刺激过头,却也感觉到他的热度、他乱掉的心跳、还有他那如同在牛奶里泡过的声音……

“Don't be afraid, I will protect you,by my troth.”

<br>

<br>

我现在觉得他就像是在缓缓化在水里的蜂蜜,是甜的,是温的。

眼睛满载着盛大的阳光,高兴时是朝光初生,金色一跃动,天空大亮。难过时是落晖。坚韧又诚恳。有让人难以想象的善良。

是个小话唠,兴奋起来说出的话就是咕嘟嘟倒牛奶时一个个爆炸的小奶泡。


【小蜘蛛x你】我浑身的毛都炸起来接你了(上)




-只有点小小奢求希望你为我温柔地抚顺




*你和他确定关系还不久,才开始没多久的清纯恋爱
*怀着一腔碳酸似的喜欢和小心思,偏偏又带着粉色害羞压下蠢蠢欲动
*他还没告诉你他是蜘蛛侠










        细碎的光落进水蜜桃香槟里,你端起面前这一杯,透过温柔的金色不经意看到他。


        他在跟内德说什么。暖光重叠下渡了他一身橙黄色的轮廓,耳边都被照得融融。他笑着的眼睛闪闪发亮,令人有一瞬间的目眩神迷。


       他马上注意到了你的目光,踌躇了一下,向你走来。


        你下意识就喝了一口香槟,小小甜意和少少碳酸压下你雀跃的心动,却在更深的地方结合成活跃分子滋滋地蹦跶碰撞。


        不久前,你们的关系从好友升华成了恋人。双方都结束了自以为的、漫长的单相思。压抑的欢喜终于可以炸成小烟花,更甜腻的粉红气氛包裹着你们。


         你们更多、更理所当然的相伴在一起。就像现在,他正陪你参加他不太擅长的聚会。


         大多数时候他一定在你身边,但米歇尔吐槽过你们,说即使他并不在你身边,你们之间也像蜜糖拉着丝似的黏乎乎分不开。


        她边说边把涂鸦亮出来给你看,你和他被缠绕在一起。画面有些乱,连接着你们的“蜜糖丝”看起来倒是很像蛛丝。


        你无意识地缓缓晃了晃酒杯,假装专心致志地看着满杯浅浅金黄。这一刻突然变得很漫长,你把眼角余光都管得紧紧的,不让它乱跑去偷看那个向你走来的人。


        可你真切地感受到他带着光靠近你。


        他在你面前站定,局促不安地低头踢了踢并不存在的小石子,不知道怎么才能引起你的注意,又紧张地咳了咳。


        你这才抬起一点点头来,视线很矜持的落在他下颚。"……Give me your hand."你听见你说得挺平常。


        你不知道在他的视线里,你眼角都溢着藏不住的小星光,纤长睫毛因为你的欲看不看而轻颤着,一下一下羽毛似的挠着他的心。


        他莫名有些紧张,试了几下才找到一个比较自然的姿势,把手伸给你。他的指尖与指节都泛着淡淡的粉色,和白皙皮肤搭配得恰到好处,是滑润的草莓奶冻。


        你在他手心里放了一颗柑橘果糖。如同放一个小太阳一样小心。他觉得手心有点痒,好像连接着痒到心里去了。他喉结滚了滚。


      "This candy must be very sweet, I feel my plam is a little hot.Emm, you know, I mean …… Thank you."


        远处升起一线利落的光,大亮的光圈好像水波一样团团泛开。也许是谁放了烟火,过于绚烂的烟花蓦然炸开在无垠天空。光先映在他眼睛里,波光粼粼,碎金般化开。


       他低头看你,阴影覆下来,可他的眼里依旧是装满星火的明亮。时光和距离都拉远,烟火爆炸声迟缓了一会儿,才从那边尖锐的传来。


        你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正要开口,他先反应过来对你说了句话,一闪身就没了人影。

        声音着急得像倒牛奶时爆开的小奶泡。

         “Wait for me, please!”






--------------------------------------


虽然我英语不好,但是我觉得写到语言交流的话还是尽量用英语吧,欢迎捉虫呀

文开头的你看他一眼他就立刻有所察觉,这个来源于我的现实生活!↓

我和我朋友不在一个宿舍,但我每次回我宿舍都要路过她宿舍。
就写这文期间的事,我吃完饭路过她宿舍的时候看了她一眼。我还没真正看到她,一会儿她就发一条微信说,她在专心致志玩手机,余光瞥到我回宿舍了,而且偷看了她一眼。




要是我写多一点,一发完的话,就容易理解题目意思了
本来以为很短,但我真的写了好久,就分成两部分发吧……
“Wait for me,please!”







【全职乙女】“又给人类丢脸了”









你躺在床上玩手机,突然刷到一个“十大最惊悚场景”的动图。黑暗压抑的场景下,人偶摇摇晃晃地走向你,你看着人偶空洞的眼神就头皮一麻,尖叫了一声。

叶修/喻文州/张新杰/周泽楷/黄少天/孙翔/苏沐秋







叶修



透过耳机也听到了你的尖叫,让他有种耳朵空了的感觉。他马上拿下耳机,侧头问你怎么了。
得知前因后果的他嗤笑了一声:“人偶有什么好怕的,你小时候不还玩洋娃娃吗。”
你听到小时候的洋娃娃就更崩溃了:“可是她们都不见了啊……你说她们会回来找我吗……”
“那都是受你养育之恩的儿子女儿,回来也是来报恩的。”
他指着君莫笑的手办:“难道你怕这个?”










喻文州



他也正靠在床上看战术分析,听到你的尖叫立马紧了紧了环着你的手。
你扑到他怀里瑟瑟发抖,让他有些紧张。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猜到你肯定是被手机里的什么吓到了。
于是他安抚的拍拍你的背,顺势勾走你的手机,吻了吻你的额头。










张新杰



天知道你为什么在他睡着以后还没睡。
你条件反射地捂住自己的嘴,偷偷看有没有吵醒他。
他半梦半醒地抱紧了你。











周泽楷



听到你的尖叫他很担心。
他丢下电脑紧紧抱着你,漂亮的眼睛紧张地看着你。
你再三强调没事了,他才分神去看看战果。
委委屈屈要安慰。










黄少天



他因为你沉迷手机而气鼓鼓地闹你,你根本没机会看到那个恐怖片段。xx












孙翔



你突然的尖叫吓得他也尖叫一声从椅子上弹跳起来。



“我靠啊这游戏特效这么好的吗这boss的怒吼吓死我了”他急急忙忙坐下对着耳机那边的队友说,“来来来继续打,残血了!”










苏沐秋



“别怕啊。”他无奈地看着你。
















——————————————————————————
突然想起很有意思的两件相关的事



我小时候和玩伴一起玩芭比娃娃,玩伴说我们给她改个发型吧,比如把齐刘海剪短一点,剪到眉毛以上。
我们并没有剪,但是我记错了,以为剪了,下次再看那个刘海的时候,以为刘海自己长长了。
那个时候还没有什么鬼的概念,觉得好开心啊,我的娃娃会自己长头发哎!
我很兴奋地告诉我妈,我妈露出了有点害怕的表情:“那怎么办,我来把她丢掉吧。”
我马上护紧芭比娃娃:“为什么要把她丢掉?”我觉得我妈答非所问,她应该跟我一样高兴才对啊
妈妈问我:“你不害怕吗?”
我说:“这有什么好害怕的,这应该就像电视里演的机器人那样,我对她好,她就慢慢有了感情。”
然后我妈妈认真地对我怀里的芭比娃娃说:“我女儿对你挺好的,你就算要做什么也不要伤害她。”





晚修的时候陪朋友去上厕所,我是那种自己不去厕所也会陪朋友去的,但是不进厕所。
那一天厕所的灯昏黄昏黄的,厕所外也很黑,我朋友就跟我说:“你在外面要一直跟我讲话,不然我会怕的。”
我答应了,她又说:“我也会回应你的,要是我突然没有声音了……”
“那我就冲进去救你?”
“那你就快跑吧,”她苦兮兮地说,“越远越好,不要回头的那种。”



















【失忆症】☆交换情侣日记





TOMA:



一开始是很认真的交代自己今天的安排(因为以为这样就够了),更多的是想看你的日记,后来渐渐理解你想看他日记的心情,(也因为两人关系的渐渐亲密)开始写得生动起来。









SHIN:



「那么蠢的东西我不写。」
「SHIN~」
「麻烦。」
真正写的时候会不自觉地对你倾诉很多。









IKKI:



比起写日记还是更喜欢直接跟你说,因为纵容你所以还是认认真真写了日记,发现这样可以将彼此的爱意记录下来很开心。









KENT:



真是了解理科生男票内心的好办法,KENT的日记记录了很多细节,才让你了解KENT的心里都是为你好,不过你更希望他能在当时就说出来,不会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全部都说出来了,能写的越来越少,于是情侣日记慢慢变成了一本料理大全x










UKYO(白):



会在日记上问很多奇怪的问题,等着你和黑UKYO解答,日记记录倒是挺散漫





UKYO(黑):



会补充白UKYO的日记记录顺便“改正”白UKYO对你的看法。

【失忆症】“一瞬间就有感觉”





☆第一次见面,他们对heroine的看法
(带不同世界线的他们玩,可能有ooc,有错误的话希望能被指出)












★小天使组



☆orion☆



突然被提起这件事,他哇地一下捂住胸口,露出心脏被刺痛的表情:“撞了一个无辜的女生,满心的对不起啊……”
他仿佛回到了初见你的时候,微微低垂着头,开始紧张不安的碎碎念:“我怎么会突然撞上人呢,不知道这个女生有没有什么事,我要是不小心把她撞死了怎么办、哇好恐怖,我不要回想起来!”他抱住脑袋哭泣。




♚ukyo(白)♚



一听到你的名字就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她是个温柔的人,很幸运最后还能跟她在一起。”




♚ukyo(黑)♚



惊讶地挑了挑眉:“哈?我的想法?不是跟他一样吗?”
眼神瞥开,一副不太想说的样子:“啧……在想……让她体验哪种死啊……”



(“哪种死不那么令人难过对吧”)













♥红心的世界



♡Shin♡



手放在后脑,皱着眉很无奈的样子:“……那时太小了不记得了。”
“不过一如既往的很麻烦啊。”



(“不过你一如既往的很喜欢啊”)




◇Toma◇



“模糊地觉得要好好保护她吧,这种想法随着与她更多的相处与日俱增……我不想伤害她的。”




♧Kent♧



“是在旅游时遇到的,看她帮助Shin时,觉得她是个坚强努力的女生。”




♤Ikki♤



“啊,她啊。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黑桃的世界




♤Ikki♤



“一见面就觉得她可爱了。后来就想跟她恋爱,一直抱着这样的想法。”
他漂亮的眼睛里装满了温柔。

“最后实现了,感觉像得到了救赎。”


♧Kent♧



“啊就是这个人让Ikyo栽了。”




♡Shin♡
“挺认真努力的前辈。”




◇Toma◇



“这就是妹妹啊。是用来宠的。”















◆方块的世界





◇Toma◇



“要保护她。”
他几乎是脱口而出,语气十分坚定。
“能保护她一辈子我很开心。”
他温柔的看向你那边。




♡Shin♡



“小时候的事情,不是很记得了。觉得能跟她一起玩挺好的……吧。”




♤Ikki♤



“是一看就觉得很可爱的女孩子。”




♧Kent♧



“不是很了解。工作挺努力的,有一段时间请假了。”


















♣梅花的世界



♧Kent♧
“打破了我对人类的常规认知。”
(“其实你也打破了我对人的常规认知”)
他沉吟了一会儿,补充道:“以后为她破例的事情就越来越多了。”



◇Ikki◇
“可爱!啊对了,后来发现她还很有趣,能让Kent变好玩!”













·店长专辑



♥的Waka:呀~可爱的女生~真想看她穿女仆装的样子~
♠的Waka:这是要与我们站在同一战线的人!!
♣的Waka:……
♚的Waka:长得真可爱,可以用来吸引很多客人。






【k乙女向】“你救谁?”

*你和他亦敌亦友的那位一起掉进水里






-礼司-

把你拉到身前很近的地方:“呀小猫湿透了呢……得快点去换一套衣服才行。”
视线转向慢慢上岸的尊:“不过赤王的行动倒是真令人困惑。”
(尊:啊……睡着了)






-尊-

大手一捞就轻轻松松地把你救起来,温暖的手顺便揉揉你脑袋。
把外衣脱下来给你披着,然后看向已经上岸的宗像:“哟。青王的行动有时真让人困惑。”
(礼司:试水是为了大义)






-伏见-

(没和八田和好)
在你要掉下去的那一刻就手疾眼快地拉住了你的手:“喂小心点。”
一边拉着你,一边分心去看水里的八田:“水里面很舒服吧mi↘za→ki↗↘→”


(和八田和好了)
一手一个拽了上来:“啧。怎么都这么蠢。”






-八田-

(没和伏见和好)
“哈?这么大个水池你怎么会掉进去……手给我。”
“猴子你也会掉进水里哈哈哈……哈啊他他他好像晕倒了怎么办啊!”


(和伏见和好了)
对伏见喊:“猴子把她也救上来!”